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七夕招花

优德国际:三宗

优德怎么注册

当前位置:>>序号机构名称所长副所长1温州大学智能系统与决策研究所高利新黎祥君2温州大学计算科学研究所洪振杰何文明3温州大学应用数学研究所王玮明赵才地4温州大学数学文化与数学教育研究所赵焕光方均斌5温州大学量子系统与调控研究所郑亦庄6温州大学电器研究所吴桂初朱翔鸥7温州大学激光与光电子技术研究所张耀举朱海永8温州大学软物质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杨光参李士本9温州大学复杂系统研究所林振权10温州大学微纳结构与光电器件研究所董长昆万里11温州大学物联网工程技术应用研究所李怀忠施晓秋、戴大蒙12温州大学电气传动与智能控制研究所钱祥忠13温州大学智能信息系统研究所胡众义(主持) 14温州大学微纳结构功能材料研究所黄少铭王舜、马德琨15温州大学皮革研究所兰云军柴玉叶16温州大学有机化学及农药创制工程研究所吴华悦余小春、雷新响17温州大学绿色化学与化工研究所成江陈帆18温州大学应用化学研究所张东樊宏斌19温州大学超分子材料及应用研究所李新华胡茂林20温州大学精细化工新材料与技术研究所赵亚娟21温州大学海洋化学工程与技术研究所唐天地(主持) 22温州大学海洋与湖泊生态环境研究所赵敏董新姣、李军23温州大学海洋生物资源开发研究所阎秀峰吴明江、周峙苗24温州大学生物多样性与保护研究所张永普丁炳扬、敖成齐25温州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宋国利严立、李玉宝26温州大学生物加工工程研究所杨海龙27温州大学应用生态研究所柳劲松应雪萍28温州大学制造系统与自动化工程研究中心薛伟周宏明29温州大学机械电子工程研究所马光申允德30温州大学汽车工程研究所姚喜贵 31温州大学激光制造与特种加工技术研究所冯爱新 32温州大学防灾减灾工程研究所蔡袁强王军33温州大学绿色建筑与结构工程研究所孙林柱谢子令34温州大学房地产研究所石海均孙富学35温州大学结构工程研究所林曦 36温州大学建筑设计与城乡规划研究所王雪然苏宏志37温州大学体育教育训练研究所张秀华张国海38温州大学体育文化研究所袁建国陈明39温州大学体育社会科学研究所张文健樊炳有、姜伯乐40温州大学创业发展研究所黄兆信钟卫东、刘洋41温州大学温州历史文化研究所蔡克骄徐华炳42温州大学公共政策与地方治理研究所吴玉宗刘玉侠、王尚银43温州大学区域发展与环境法治研究所钭晓东欧阳恩钱、刘芳雄44温州大学民商经济法研究所邱本张玉霞45温州大学社会法学研究所李炳安周湖勇46温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所李业杰吴志敏、潘玉驹、王定福47温州大学华文教育研究所 严晓鹏(主持)48温州大学继续教育研究所杨彬(主持) 49温州大学教育信息化研究所胡来林王佑镁50温州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郑信军李晓燕51温州大学课程与教学论研究所彭小明孙芙蓉52温州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所潘玉进胡瑜53温州大学创意设计研究所李运河舒湘鄂54温州大学服饰造型研究所魏静姜岩、金晨怡55温州大学美术教育研究所邓国祥蔡可群56温州大学口述历史研究所 杨祥银(主持)57温州大学文化产业研究所蔡贻象张信国、黄良奇58温州大学孙诒让研究所王兴文 59温州大学历史语言学研究所金理新 60温州大学欧美历史文化研究所郑春生张洁61温州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饶道庆陈心浩62温州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孙良好 63温州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马大康黄晖64温州大学社会学民俗学研究所邱国珍黄涛、林亦修65温州大学印刷文化研究所 苏勇强(主持)66温州大学国民经济研究所胡振华叶乐安、徐世刚、韩纪江67温州大学行业协会商会研究所江华张建民、郑慧、何宾68温州大学企业文化研究所李建华 69温州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李元华易晓文、刘霞、祝孔海70温州大学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林俐余官胜、陈文芝、张占仁71温州大学市场营销研究所肖文旺杨龙志、杨焕春72温州大学家族企业和企业家研究所张一力倪婧、孙雷红73温州大学哲学与文化研究所陈安金孙邦金74温州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戴海东卓高生75温州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任映红王柏民76温州大学国学研究所张靖龙 77温州大学美国文化研究所黄卫峰郝林晓78温州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李新德(主持) 79温州大学语言与认知科学研究所毛继光(主持) 80温州大学外语教学论研究所夏侯富生 81温州大学翻译研究所叶苗刘晓峰82温州大学商务英语研究所朱晓申王洪斌、夏蓉83温州大学传统音乐文化研究所陈克秀王志毅、刘青松84温州大学音乐艺术教育研究所陈其射王文韬、蔡军85温州大学钢琴艺术研究所李杰鹏(主持) 86温州大学声乐艺术研究所李晓燕王秀敏87温州大学曲艺研究所乔志亮杨古侠88温州大学音乐表演艺术研究所吴晓勇李兵89温州大学建模与数据挖掘研究所徐徐90温州大学无机矿产与材料研究所向卫东91温州大学新能源分布式电力系统研究所戴瑜兴韦文生92温州大学商务智能研究所黄长城(主持) “双一流”建设这一主线,发力一流学科建设,推动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的提升。

书名:七夕招花|作者:青而有木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8-08-11 09:42:56|字数:3457字

  回到别院时,柳矜杳已醒,经过怎样拍打敲砸对那层结界也无可奈何,只认真坐在屋里看书。

  夙夕收回结界,料知回来晚了困她多时,弱声道:“我回来晚了!”

  柳矜杳笑着问道:“刚刚那是什么奇物,叫我怎么也出不去,看你也不在屋了,想是你留下来照看我的。”

  “结界,护你周全。”

  春元结束,府中回家过节的仆子丫鬟纷纷回来。管家扶着老腰给他们细细安排,看那洒落一院子的尘土石块,众人惊掉下巴。在管家一声声咒骂中大家抄起家伙干起活来。

  “这是谁干的,不过一夜之间,就变成这副样子,要我抓到绝不轻饶。”

  于歌寻着怒发的源头找到管家,吩咐道:“王爷要搬回清心园,把书都抬过去。”随后又加了句:“管家你这么胖,下次晚上就不要出来瞎晃,把你拖回去害我费了好大劲。”

  只留下石化的管家在风中凉透,喃喃自语:“我以为昨晚是场梦。”原来昨夜真让他碰上鬼了,如果不是还有王爷的吩咐,他选择先晕一会儿。

  清心园虽久不住人,但每日都有人过来打扫,干净无尘。园子里处处种的绿竹,让人神怡。祁温坐在亭子,桌上小炉上煮着茶,香气四散。

  管家携着几人轻手轻脚的搬书过来,“王爷,书都拿过来了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  夙夕被管家匆匆喊来,不知发生什么事。竹园清脆生绿,在冬日显得更加清冷。嗅着清茶的香气寻到坐在林中的祁温:“王爷找我?”

  祁温并不看她,依旧赏着风景:“明日这时,抓到杀害监市的那只妖孽前来见我,带不来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  夙夕点点头,应允去了。于歌适事宜的出现,一改先前的吊儿郎当:“王爷,您如此放心让她去,万一失败了,圣上那边不好交代。”

  “自然是不放心,只不过试试她的底。皇宫里的那个不论怎样答复他,结果都是一样。”终于端起那杯热茶饮下。

  街道上行人不多,还是前日当街监市死亡的缘由都不敢出街。寥寥几人也是匆匆经过,不敢多留。毫无头绪的命案,夙夕抓住落单的的人问道:“监市死在何处?”本就人心惶惶,先听她苍老的声音一把挣脱她的手,赶紧跑路,哪敢和她讲话。

  气味早就散尽,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。迎面来了似是父子,男子白衣加身,怀里抱着个可爱的孩子。孩子眼神呆呆的看着她,在擦肩之际,孩童脱离男子的束缚,抱住她的脖颈,死死不撒手。

  男子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:“呆呆,下来,姐姐要生气了。”孩子像是隔绝所有外界声音,丝毫未动,夙夕迟疑还是抱住他,对着怀中的孩子露出她也从不知的温柔。

  男子抱歉:“姑娘莫怪,这孩子从不曾亲近人,你是第一个。见他如此喜欢你,能否让他多抱会儿。”

  夙夕点头,抿唇不敢说话,怕吓到孩子。

  “在下千素,敢问姑娘芳名?”见她不答又道:“姑娘不愿透露也无妨,最近帝都妖乱有祸,姑娘一个人还是少出来为妙。”

  在他面前,夙夕只会点头。怀中孩子安稳睡着,还给他后,欲言又止。千素见她迟迟不肯说便问道:“姑娘是有什么疑问?”

  夙夕压的不能再低的声音:“请问杀害监市的地方在哪里。”

  千素眸子一动:“正巧,我也要前去,不如一道。”

  不过三两步,到巷子的尽头,地上已经干的血迹暗暗发红。千素一手环抱睡熟的孩子,一手覆在干固的血迹上,忽而转头笑道:“不知姑娘找它干什么,在下好像可以帮上些忙。”

  “抓它。”

  “惩恶扬善,匡扶正义,为民除害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就帮你了,血迹里混着妖毒,又是丝线为刃······”

  “丝线,萌虫。吐丝为刃锋利无边,喜食脑浆软糯之物。”

  千素饶有兴趣,“你竟如此清楚,莫不是在哪里见过。”

  夙夕很认真:“好像见过,温顺听话。”记忆模糊不清,只在脑袋里呈现萌虫的影子。一句温顺听话说的坚定无疑。

  跟着夙夕来至城山脚下,虽是冬日,山上的绿条多枝,白雪早就化尽,郁郁葱葱,格外清爽。到这里那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,直冲上山,枯木踩断的声响在山中显得格外刺耳,恍惚间回头,身后的千素已不见,自己一人在漫漫山中独行。

  往最深处,密叶层层叠叠的如黑夜。侧耳细细听,若隐若现婉转的歌声轻饶耳畔。

  “啦啦啦······真呀么真开心,啦啦啦······今天是个好日子······”泡在温泉里的萌虫洗洗干净,前两日的美味还在嘴里回味,准备今日再次出山,猎个稚嫩些的脑子品一品。温泉面积够大也装不下它十只臂膀,中间还夹着一块庞大的身体,小小一动,泉水便又溢出来许多。高兴的爬上岸,剩下的水少的可怜,萌虫用前肢把冒水泉源再抠大了些,水很快又满了回来。

  这才放心一蹦一跳的离开,随着它的跳动,夙夕被晃的站不稳,喊住它:“消停住。”

  萌虫扑簌着大眼盯着来人,好一会才眨巴眨巴眼睛,提出一只幽暗的灯笼照向她。嫌弃道:“太瘦了,脑子肯定不好吃。”绕过她蹦蹦跳跳走开。

  被无视的夙夕又喝住:“留步。”

  萌虫不耐烦:“我说你这人,怎么这么烦,不愿意吃你还不走,非要让我使用暴力。”抬起一只手要打她,夙夕不前也不退,大手带风而来,只停在她的发间,捻起掉落在她头发上的虫子吃掉。

  夙夕道:“你跟我走。”

  “跟你走为何,有好东西吃?”

  “没有,拿你去复命。”,萌虫听到此话捂住嘴笑了起来:“小东西,你想抓我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,何苦来我这受罪。想杀本妖的多了去了,看你有些眼缘,不想伤你快逃命去吧。”

  “不能走。”

  萌虫庆幸自己没食她的脑浆,这样轴的人,吃下去万一传染怎么办。夙夕见它将自己拎起来甩出青山,便死死抱住他的手腕,任由它怎样发狂自己就是不下来。”

  萌虫气急败坏,用另几只手去扯如狗皮膏药般的她。气的它骂骂咧咧:“你给我滚下来,看着就来气,好好的非缠着我干什么,别妨碍今日去做大事。”越想越气向她发难,运足气力一掌打去。灵气还未殃及上身翻过换到另一只胳臂,应声而响的还有萌虫的惨叫,以及掉落在地的焦黑臂膀。

  疼得它死去活来,滚在地上哭天喊地,捂住伤口,眼泪汪汪带着哭腔的问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  夙夕道:“跟我走。”

  萌虫自然不肯:“做梦去吧。”

  夙夕愣愣看着地上,转头本想露出温柔微笑,由于脸部的僵硬展现出的只有骇人的表情,吓得萌虫后退几步。

  一步两步三四步,胳臂也跟着一条两条三四条,直到剩下最后两只夙夕才住手,踢踢脚边的断臂,满意的拍拍它的背:“这下顺眼多了。”

  还没从阴影中走出的它,又被连接上另七只的痛苦。仅剩的两只手在半空中扑腾乱动,不敢相信的眼神来回查看自己满是伤口的身体。哇啦一声哭了出来:“嘤嘤嘤······你是个坏人,是坏人。”夙夕不耐其烦的又说一遍:“跟我走,还留你两只手。”

  最终屈服的它哭个不停,抽泣道:“跟你走,有没有脑子吃?”

  “不知道,回去你问王爷便知。”

  “你们,你们不会看我太可爱要杀我吧?”顿悟着实晚了些。

  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萌虫见势不妙,脚底抹油想要逃跑,却被夙夕抓个正着,眼睛一瞪,将它包围在结界当中,还未开口求情就变作一颗黝黑透亮的珠子。萌虫困在珠子里面哼哼唧唧:“我没想跑,真的,刚才只是想······想······”胡编乱照眼看也是行不通了,只好举旗喊道:“把我整的这么惨,还不让我跑了。”

  夙夕问了一个跳脱的问题:“我灵力不如你,为何不还手?”

  萌虫先是一愣,转而凄声大叫道:“老天啊,忘了还手了刚才,有本事放我出来,我拿丝线勒死你个坏东西。”

  一路上只有一只会幽幽发光的黑珠子怨天怨地的咆哮。

  出了青山,刚踏进王府,经过于歌错愕的眼神的洗礼,直直朝清心园走去。清晨霜降,露水也足,柳矜杳裙边湿透采了一壶露珠。夙夕扶着她道:“当心着凉。”

  她笑笑:“夙夕这么一大早来清心园干什么?”

  “本王叫她来的。”祁温幽步徐来,正巧朝愿拿披风回来为她披上。祁温语气微冷如此时风过:“晨间露重,王妃还是赶紧回了。”

  柳矜杳脸色一白:“妾身告退。”

  夙夕将手中黑珠摆在桌上,硕大如盆,漆黑滑腻,不知的还是以为什么宝贝。黑珠此时音色沙哑还不住嘴:“坏东西老子告诉你,断臂的仇我可以忍,把我放在这么小的栖身之地我是真的忍不了.快点让我出来,咱们大战三百回合。”

  “就是这东西?”

  “还没问。”

  ········

  ”珠子精,年岁之日城街的监市可是你所杀?“

  萌虫气哼哼的:“越让我讲话我越不讲。”

  祁温也不生气:“如此乖巧看来要奖赏些什么,宫中十八妖刑你喜欢哪几样,这就命人取来,叫你舒服舒服。”

  气焰已成负数,紧张的问道:“有,有什么样的。”

  “本王记得有个栓链很特别,将有灵力的链子穿过你的五脏六腑再从脚底板穿出,拴在钉有四十九根抗魔柱上,每日正午享受烈日的煎熬。还有一种恰恰与这相反,口鼻用锁魂布封上,沉在消灵池里,慢慢将你化开,每日受尽痛苦,半月有余便将你永远成为池中之水。”

  萌虫本来胆子就小受不了刺激,越听越害怕,慌忙喊停:“够了,不想再听了,那日是我出去觅食,正好听见那个人说话,便勒开他的脖颈,不过他那人平常思想作为太不检点,脑子有些发臭,不怎好入口。”

  将珠子缩小收回口袋,忧心忡忡问道:“皇宫真是如此骇妖之地?”

  祁温端起杯中清茶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胡诌的。”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学霸你女朋友掉了

    听听雨夜 / 著

    她对他一见钟情,恋上了,便是一生!她天然呆,他天然冷,她天然萌,他天然淡,她有多动症...

  • 甜妻高不可攀

    珈蓝 / 著

    【一对一高干温馨宠文,先校园,后社会,从一而终,恋恋情深!】女主苏意,天生会撩奈何无...

  • 绝品废材:邪尊的逆天狂妃

    午日阳光 / 著

    天地之初,混沌世界,灵气被分了两种,一种是灵气,一种是魔气,而这两种修炼的精髓形成了...

  • 盛宠之嫡女医妃

    天泠 / 著

    【爽文,双处,一生一世一双人,男主身心干净,互宠+腹黑,欢迎入坑。】前世,南宫玥是被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