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玄幻>彼岸花开,海棠不再

优德官网中文版:第十一章 改道西岭

优德怎么注册

  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浙江师范大学将秉承“砺学砺行、维实维新”的校训,朝着把学校建设成为特色鲜明、国内知名教学研究型大学的目标阔步迈进。“我国新增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超过年,相当于大学一年级水平。

书名:彼岸花开,海棠不再|作者:清衣|本书类别:玄幻|更新时间:2018-07-13 16:20:54|字数:3894字

  占卜师在那里半蹲着,犹犹豫豫,跪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

  最终天帝也不耐烦了,挥挥手道:“好了好了,这习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得了的,记住就行。接着说你们的发现吧。”

  占卜师长舒一口气,缓缓站立起来,不是他不愿意,而是他……腿麻了!唉……伴君如伴虎,这位天帝是出了名的脾气古怪,今日一见,确实如此呀……

  占卜师偷偷抹了一把冷汗,开始汇报:“陛下,经过臣与数仙臣的彻夜努力,终于是将这妖法查了出来,只不过……这妖法有些怪异,在妖史里并未记载,却又不完全是自成一派,倒像是……组成的。”

  “组成的?”天帝微微有些诧异。

  “是,这妖法的招式类似于当年魔域的功法,却没那么凌厉。更甚者,这妖法当中,还暗隐着一丝虚无缥缈的仙气,就是不知道是过路神仙留下的,还是施法者携带的……”占卜师娓娓道来。

  虽然早已知晓这结果,可再说出来还是忍不住暗暗心惊,魔气和仙气并存的,通常是堕仙成魔的神仙,且,是法力深厚的。不然你以为,一个已经成魔的神仙,怎么可能还残留仙气?除非……他本就法力无边……

  所以,对整个天庭来说……这是一个极大的威胁!

  天帝蹙起眉头,下令道:“寻着气息找到这妖,找机会探探他对天庭到底是个什么态度。如若他对天庭无恶意,便作普通妖族对待,可是如果他想报复天庭,该怎么做不用本尊教你吧?”

  占卜师连忙点头道是,缓缓抬眸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陛下,如果……那是九天玄女呢?”

  天帝一怔,整个人明显愣住了:“九天玄女?玄女姐姐……会是你吗……”随即陷入回忆……

  那是在几万年前,他还不是天帝,只是天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仙,唯一特别的,也只有他是天帝的孩子,可是并不受宠,甚至,被人排挤。因为他的母妃是难产而死,所以天庭的众仙也都认为他是一个厄运的存在。

  就在他再一次受了委屈,躲到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后面偷偷抹眼泪时,一位仙子走了过来。那仙子白衣飘飘,肤如凝脂,明眸皓齿,是他所见过天庭最美的仙子。她面带三月桃花似的浅笑向他走来,嗓音清冷却又柔和:“你是何人?闯入九天坛是何目的?”

  九天坛?那不是九天玄女住的地方吗?他怎么会走到这儿来?小天帝匆忙把泪珠抹掉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,低着头,道:“对不起神仙姐姐,我不知道这里是九天坛,我现在就走,打扰了。”说着欲转身,却被仙子叫住了:“你我今日相遇也算有缘,我看你年纪轻轻就心事重重,不如告诉我,让我来帮你解解惑。”从未有人叫她神仙姐姐,这孩子倒是第一个,有点意思。只是这性子有些古怪,想来是有心结。

  小天帝有些受宠若惊,一边摆手一边摇头,那模样要多呆有多呆,竟把仙子逗笑了:“好了,你也不用推辞了,既然你已知道这是九天坛,就应该猜到了我的身份,我看你也不像普通的小仙,你是天帝的孩子吧?”

  小天帝点点头,仍是不说话,仙子又道:“你的兄弟姐妹们可是梦寐以求地想见我,天庭其他神仙也只听过我的传说,就连你那个天帝父亲想见我一面都难之又难,如今你见到了我,我也给你机会说出你的烦心事,你又为何不肯?”

  小天帝抬头看了仙子一眼,忙低下头,失落地道:“我知道您是九天玄女娘娘,也正是因为您的身份,我才没有资格见您,更没资格和您说话,别说谈心了……”

  仙子若有所感地微微皱了皱眉,道:“你为何有这种想法?”

  小天帝踌躇了一会儿,道:“我的母妃是难产而死,他们都说我不应该活着,我是厄运的存在……”

  仙子叹了口气,说来也奇怪,这孩子与她仅有这一面之缘,可她却觉得这孩子十分亲切,见他这样受委屈,竟生出了保护他的念头,着实奇怪……

  良久,仙子道:“当别人说你不应该存在的时候,只有自己努力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,才能堵住悠悠众口。你明白吗?”

  小天帝沉默了一会儿,对着仙子行了一礼,道:“多谢九天玄女娘娘赐教。”

  仙子捂嘴笑了起来,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,小天帝不解地看着她,圆圆的小脸上写满了疑惑。

  仙子蹲下来与小天帝平视,先是一愣,随即说道:“你看我的样子,有那么老吗?别叫我娘娘了,你……叫我姐姐吧。”

  原来,当仙子的目光触碰到小天帝的眼睛时,一股暖流从她心尖淌过,心头浮出一种无名状的……亲情?

  正在仙子思索之时,小天帝又道:“那……我叫你玄女姐姐吧?”

  仙子回过神,听到小天帝如此叫她,竟有一种踏实的感觉,便应了下来,拿出一枚月牙形的羊脂玉佩给他,道:“好,以后若是再有人欺负你,你就把这枚玉佩拿出来,他们就不会欺负你了。”

  小天帝感激地看了仙子一眼,道:“谢谢玄女姐姐,你对我真好!”

  仙子伸手揉了揉小天帝的头,莞尔一笑:“有事便来九天坛找我。”

  自那以后,欺负他的人果然消停了,就连父皇也对他和颜悦色了不少。甚至在传位之时,九天玄女现身,这才有了今天的他,所以在他的心里,对九天玄女是感激的,可渐渐的,这份感激变了味道……直到……

  凡间,某客栈

  天已大亮,房间内的窗帘却将阳光挡得严严实实,以至于还是一片昏暗。富贵牡丹的屏风之后,香炉里缕缕烟气袅袅上升,雕花大床前放下的水红色帷幔轻动,露出一片绯红的衣角。

  床上的人正呼呼大睡,好不惬意。

  这时软榻上的人动了动,缓缓睁开眼,看到隐隐从窗帘透进来的阳光,不禁疑惑:这是什么时辰了?

  想着便慢慢坐了起来,拿过放在一旁的淡黄色外衣穿上,轻轻地向床上的人走去。没错,这人正是画衣,而还在梦乡的那位,自然是落妖七了。

  画衣掀开帷幔,见落妖七睡姿新奇,也没多大反应,毕竟见怪不怪了嘛。画衣努力眨眨眼,想让自己清醒一点,然后伸出罪恶的小手推了落妖七几下。

  落妖七蠕动了一会儿,翻个身接着睡,画衣不抛弃不放弃,又推了她几下,奈何落妖七睡得像……一样沉,始终紧闭双目。如此反复,画衣的瞌睡完全醒了,不假思索地附在落妖七耳边,轻声道:“帝女,女皇来啦!”

  只见落妖七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略显惊慌地左看右看,口中念叨着:“母皇?!母皇来了?!哪儿呢?哪儿呢?”

  画衣捂嘴偷笑,她家帝女怎么就那么逗呢?

  落妖七回过神,目光灼灼地盯着画衣,仿佛要将她盯出一个洞来。画衣笑够了,刚直起身,便被落妖七的目光吓了一跳。

  “帝女,你这是怎么了?”画衣退到离落妖七三步远的地方,一边抚着心口一边说道。

  趁着画衣退开的时候,落妖七下了床,煞有其事地说道:“你还问我怎么了,你自己说说刚才叫我什么?”

  画衣不以为意地笑笑,道:“小姐放心,我说得很轻,不会有别人听见的。”

  此时落妖七已经穿好了绯红的外衣,青丝未绾,随意地披散在肩头、背后,素面朝天,那双桃花眸中藏着什么东西,竟有几分妖冶。微微一勾唇角便如同把人的魂勾去了。

  就算画衣是女子,且跟了落妖七许久,也不由得愣住了,好吧,她承认,虽然她家帝女是傻了点,可容貌还是一等一的。

  “叩、叩、叩”

 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迫使画衣回过神来,看着落妖七,一脸的不知所措,眼神中充满了求助。

  落妖七知道画衣是想到了刚才对她的称呼,害怕被听到了,同时,她也知道画衣是真的不想去开门,毕竟这大清早的刚起来,理解理解。

  然而,现在已经巳时了,太阳都晒屁股了,还早呢?不得不说,我们的帝女还真是心大。

  而门外站着的离昀启正焦急地等待着,天知道他哥是怎么想的,早上刚起来就告诉他要改道去西岭。最要命的,是他哥让他去通知两个姑娘,这不是强行把仇恨往他身上拉吗?可是不服不行,他打不过他哥!

  于是忙了一早上的离昀启,先去车行换个一辆大一点的马车,虽然补了些银子,又去问好了路线,画在纸上,这才敢来叫人。不过说来也奇怪,这都巳时了,俩姑娘怎么还没出房间?

  这么想着,门就开了,离昀启立马将视线聚焦在开门的人身上,刚要开口,便僵住了。

  只见落妖七一身绯衣,衬得白皙的脸上多了几分红晕,青丝随意披散,桃花眸中冷冷清清,却是吸足了注意力。就连过路的小二也看楞了,手一松,托盘应声而落,引来周围其他人的关注。

  一时间,落妖七察觉到四周投来的不同目光,有惊艳、有嫉妒、有羡慕,甚至还有……色眯眯的不可描述。她内心默默翻了一个白眼,随后眼眸微动,顺着周围扫了过去,大家皆像是受到了惊吓,连忙转移了视线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只有离昀启还在愣神,不过,是隐匿在离昀启体内的另一个“离昀启”。之前听离末棠那小子说这姑娘是妖,看来的确如此呀……长这么好看,得迷惑多少人,不当妖还可惜了。不过……这姑娘怎么长得好像一个人?

  这时落妖七清了清嗓道:“离公子,有事吗?”

  离昀启这才想起正事,道:“洛姑娘,我哥说咱们要改道,去西岭。所以,还请两位姑娘做好准备,用过午膳就出发。”

  西岭?不是去京城吗?难道西岭有捷径?

  “为何突然要去西岭了?”落妖七问道。

  离昀启默默扶额,你问我我问谁去啊!天知道我哥怎么想的?

  不过面对落妖七,离昀启还是没有直接吼出来,毕竟人家是女子,说不准以后还是她嫂子。没错,离昀启一直在打这个主意,还真是为他哥操碎了心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哥叫我来通知你们的。”想了很久,离昀启决定说实话,于是便把离末棠推了出来。

  落妖七做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,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告诉画衣,辛苦你了。”说着关门送客,留离昀启在门外苦苦思索:我哪里又说错了吗?

  房间内,落妖七来到画衣面前,将刚才离昀启的话都复述了一遍。画衣一改平常的模样,正经起来,道:“小姐,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?”之前说好带我们去京城,半路上却改道了,一定有诈!

  落妖七同样在怀疑离末棠此举的动机,奈何始终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说法,良久道:“总之他一定想出了什么幺蛾子,你我小心一点,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法术保命。”

  画衣表情严肃地点点头。

  “我饿了,画衣你出去拿些吃食吧。”落妖七摸了摸肚子说道。

  画衣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此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,刚才不是还在讨论保命的法子吗?她这是造了什么孽才摊上这么个主子?真的是心大呀!人家都在打自己的坏主意了,不赶快想办法不说,还有心情吃东西?对此落妖七表示,不吃饱哪儿有力气想事情?

  画衣默默认命,洗漱一番后便行动起来。不是她不敢反驳她家帝女,而是……她打不过她家帝女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文笔不好,请大家多担待!谢谢观看和收藏!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神奇推荐位
  • 重生八零:陆少宠妻无度

    紫雨漪漪 / 著

    前世,她是他的私人军医,是他的晚辈,因为年龄的差距,她只能将自己对他的爱深深地埋在心...

  • 宠你上瘾:军爷的神秘娇妻

    久陌离 / 著

    她是军政世家沈家的大小姐,容颜绝世,气质清冷,是家中人手心里的宝,却不受亲生母亲待见...

  •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

    荨秣泱泱 / 著

    “妖孽,离爷远点!”某女一脸嫌弃。某男愤然撕衣,露出胸膛紫红印子,垂眸欲泣道:“小歌...

  • 戾王嗜妻如命

    昭昭 / 著

    别人的坏名声,不是自己作的,就是被人诬陷的;靖婉的坏名声,不是自己作的,而是她家未来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